位置:昆明新闻网 > 体育活动 > 正文 >

五问孙小果案:多大能量让云南21名官员"集体沦陷"

2019年05月28日 21:10来源:未知手机版

中山北站

先看一下云南孙小果案涉案人员的数字:云南政法系统21人,犯罪嫌疑人32人,父母2人……

5月28日中午,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向社会通报了孙小果案件办理情况,就舆论高度关注的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孙小果的主要家庭成员情况、孙小果在监狱服刑期间因实用新型专利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获取减刑情况和孙小果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情况进行了回应。

上游新闻记者统计发现,自1994年到2019年的25年间,因孙小果案已导致云南政法系统21名官员落马,但围绕孙小果案尚有多个疑问待解。

云南法制报对孙小果行凶的报道。

一问:孙小果三次被抓都犯了哪些罪?

孙小果于1992年12月入伍,后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其母孙鹤予在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继父李桥忠1998年曾任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7年11月10日凌晨孙小果被警方抓获时所开的警用车即是其父的车。

上游新闻记者从1999年出版的《中国法律年鉴》上找到了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牛正良所写的文章,该文称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国法律年鉴》的撰文指出,孙小果及其团伙强奸、侮辱多位女性,其中甚至包括数位未成年女性。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其他人将张某某带到夜总会温州K46包房内,孙小果等人即对张进行殴打、侮辱,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孙小果叫苏源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

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时任教导员对媒体表示,“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办案警官透露,昆明的许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向孙小果交钱,名曰“保护费”。孙小果及其弟子来玩,不仅不给钱,娱乐场所还得倒赔。对那些小姐来说,他叫谁下跪谁就下跪,叫谁拿钱谁就拿钱。 “白天政府管,夜晚小果管。” 成为了当时昆明街头耳熟能详的说法。

根据《南方周末》早年的报道显示,1997年7月,孙小果参与的一起案件发生后,昆明市盘龙区拓东路派出所接案后发现,孙小果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里服刑的罪犯。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2年。然而,从1994年10月发生的这起轮奸案,孙小果没进过一天监狱。

根据云南省权威部门公布的资料,2019年3月中旬,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及时向云南省委报告。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头版的一条消息,将已经消失了21年的孙小果再度拉回了舆论视野。《昆明日报》报道称,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今年5月上旬,上游新闻记者在昆明向曾经接触过孙小果的人士了解到,孙小果出狱后已经改名换姓成了李林宸,主要在昆明从事娱乐行业,名下有多家娱乐场所。知情者也透露,孙小果是在此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因多次打架斗殴被作为涉黑涉恶团伙打掉的,这一说法和5月28日云南官方通报的情况相符合。

本文地址:http://www.kmshsm.com/tiyuhuodong/759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