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昆明新闻网 > 文化遗产 > 正文 >

云南一砖厂多名智障工人获救,包工头被拘,砖厂老板否认打骂称“每天都有肉”

2019年12月02日 13:14来源:未知手机版

双胞胎伊莲的博客,砂锅炖鸡汤,情侣购

许兴璠介绍,“砖厂基本都是承包干活”,被解救的14名工人是包工头侯光红去年年初带来的,大部分是智障人士。

 

砖厂办公室墙上悬挂的《厂规及安全管理制度》显示:“进厂工人必须办理有关登记手续方能进厂。”但许兴璠承认并未过问工人的来源和身份,只是按月付给侯光红工钱。“每个月三四万元,我不知道他给那些智障工人发不发。”

 

2019年4月,者腊派出所突击检查龙马页岩砖厂,侯光红因“涉嫌强迫劳动”被刑拘。

 

“他们干活的时候,我老公就在旁边守着指挥他们,有时候倒车他们不注意安全,不知道让……我老公不是监视。”侯光红的妻子王树梅曾对澎湃新闻解释。

 

但经常路过涉事砖厂的当地人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砖厂门口“大小车辆进入频繁”,智障工人们却从未露过面。

 

王树梅承认,夫妇俩带来的9名工人中有3个是“智障”,但这些人都是路边的流浪汉。“过春节时回家,在路上捡的。”

 

在孟莉的印象中,哥哥孟宸的确是在“路上”失踪的,不过,是在20年前。

 

1998年,30岁的孟宸从10公里外的小姨家返程,自此失去踪迹。

 

“因为一直没有音讯,我们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就注销了他的户口档案。”孟莉在社交媒体上回忆,大哥是上过大学的文化人,失踪时身体健康,也无精神疾病。

 

据澎湃新闻报道,回家后,家人在孟宸的背部发现了大面积烫伤,伤口处肉里有硬块,表面仍在流血。此外,孟宸的左臂上还有一处5公分的伤口,但他感觉不到疼痛,也说不清受伤原因,他只记得:“在文山的砖厂上砖,出砖很烫,烧成灰了。”

 

在家人的再三追问下,孟宸隐约回想起:当年回家路上有一辆大货车在他身边停下,车上的两人说可以顺带他……

 

“为了给国家减少麻烦”

 

王树梅曾透露,丈夫因与运砖司机发生矛盾而遭举报。

 

“我们家那些肉,平常都是大盆大盆的给他们(工人)吃,都认为我老公是个好人。”王树梅称,丈夫从不会打骂工人。

 

“伙食可以嘛,每天都有肉。”许兴璠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也表示:“没有(打骂)这回事。”

 

但家人们发现,归来后的孟宸变得沉默。“交流时就像一个没有情感的人,不会主动说话。”当家人提出带他去文山州游玩时,他表现得很激动:“说不去那个地方,很害怕的那种样子。”

 

龙马页岩砖厂运砖司机向新京报爆料,智障工人们“被戴安全帽的人反复在头上敲打,要不就是用脚踢”,但他们“不会说话,也不会反抗,只会工作”。

 

孟莉透露,回家时大哥身上有500元现金。“救助站的人说是救他的人给的。”

 

“说实在的,憨(智力障碍)的那几个一个月就给他们两三百块钱。”王树梅承认给智障工人的工资不多,但她认为,智障工人“干的那点活自己都不够养活自己”,夫妇俩觉得他们“可怜”,才给他们活干,给他们饭吃。

 

“本来是路边的乞丐,在他们自己家里也是个负担,在砖厂的话有了一个很好的环境,为了给国家减少点麻烦,在我们砖厂(干活)是可以的。”许兴璠也做了相似的解释。

 

砚山县民政局局长余勇对此表示,砖厂限制工人人身自由,纯属打黑工,涉嫌非法用工强迫劳动。

 

砚山县民政局社会事务股股长张恩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接到警方反映后民政局派专人专车将4名未找到亲人的工人接回安置在当地的精神病专科医院。

 

“话说不清楚。”经过检查后,4人被确诊为精神病。民政局为他们做了DNA鉴定并发布了寻亲公告。半年过去了,寻亲的人很多,但都不是工人们的亲属。

本文地址:http://www.kmshsm.com/wenhuayichan/3099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